Milkthistle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白居易

哈哈哈哈哈所以六年六天里的那张遗照就是小陆这张把眼镜P掉了是吗!哈哈哈哈哈哈,重合度100%啊!


~~~~~~~~~~~~~

脑补出了一个小陆和路永明互穿梗,俩人这么巧还都姓Lu

汉东省长李达康发现自己的表弟路永明最近有些反常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一笑起来让人心里有点发毛……

伪结婚照(•̀ω•́)✧

看图说话,长图,多图,那啥这次的正文部分比较长,基调跟以往的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慎入吧。

由于自己写文苦手所以这次看图说话差点就变成了看图说不出话😂 憋了好久才把说话那部分给憋出来。

看图说话嘛,全文没有开头没有结尾也没有背景,各种bug,段落之间也是相对独立的,反正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写文这种事情啦,大家凑合看吧,别打脸就行😂

以下说话部分开始……


沙瑞金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种令人不安的感觉自从他应邀去林城给金秋环湖自行车大赛发令之后就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完全无法忽视。

沙瑞金记得第一次去林城开发区视察的时候正好就赶上了自行车赛,他记得那天艳阳高照,然而又是谁容光焕发的站在发令台上举枪发令呢?

身体刚刚痊愈,沙瑞金只是象征性的骑了一小段就停下休息了……环湖27公里您行吗…… 仿佛听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声音问他,看来这次真的是不行了,他推着自行车苦笑着摇了摇头。独自站在湖滨眺望,曾经是不是有个人跟他并肩站在香荷湖边一起欣赏这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呢?微风拂过,杨柳随风舞动,转头看向身边,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

“我全力支持这个改革方案,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干,不要有顾虑,法无禁止既自由嘛。”沙瑞金对来汇报工作的汉东省某市新上任的市委书记是这么说的,然而第一个提出「法无禁止既自由」这句口号的人又是谁呢?



“……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张嘴话就说出来了。”沙瑞金停顿了一下,连这句话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反正不是我自己说的,又想不起来以前有谁说过同样的话,像是把有些事情给忘了一样。”复诊时他跟主治医生描述了一下困扰着他的事情。

主治医生告诉他从脑CT图来看,他恢复得很好,很多受过颅脑损伤的人在恢复期都有一个记忆混乱的过程。医生嘱咐沙瑞金要多注意休息,随着时间的推移缺失的那部分记忆会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如果过了一段时间还这样呢?”

”如果症状没有消失,那很有可能就是脑损伤的……”医生看了沙瑞金一眼,小心的斟酌了一下字眼,“后遗症”这几个字对于这位封疆大吏来说无疑是斩断事业线的一把利刃,“如果没有影响到生活和工作的话您也不用特别担心,要知道很多跟您受到一样颅脑损伤的人就算活下来了,要不就是变成了植物人,要么就是性情大变生活上都不能自理。像您这样三个月就回去继续工作的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沙书记,我觉得您真的是太急了,如果能再修养几个月的话……”

“我能等,汉东省的老百姓也不能等啊。”沙瑞金摆了摆手打断了医生,其实还有一句,「上面也不会等他那么长时间」没有说……

……


经历了这次事故,沙瑞金本以为自己进步的道路已经到了头,能在现在的位置上做到退休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所以他在收到了新的调令,并且被暗示这次调职是为未来达到更高处做准备的时候非常的惊喜。然而喜悦的同时心里为什么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呢?

沙瑞金觉得自己的生活中好像少了些什么,而自己好像是忘了什么……

沙瑞金望着自己办公室墙上挂着的书法——宁静致远,这种感觉越发强烈。无欲则刚——是他刚上任省委书记时挂在墙上的字,但后来为什么要换上这幅呢?为什么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心中总有一股无法消散的哀伤?

沙瑞金坐回到办公桌前,把调令收进了抽屉里,拿起了桌上的一份文件打开阅读。这是一份有关懒政干部学习班的文件,这将是他任职汉东省省委书记期间举办的最后一届学习班了。记得当年第一届学习班的试点是在京州……沙瑞金突然间记起了讲台上那个穿着西装的挺拔身影,霸气十足的讲话,……这个李达康还真敢说啊!他记得拿着手机看现场直播时对当年的大秘小白是这么说的……李达康!李达康!脑中猛然出现了一张清晰的面孔,沙瑞金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李达康!就是李达康!

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着,眼泪却簌簌而落,他想起来了,李达康已经不在了,他死了,死了好多年了。心中早已愈合多年的伤口被再次豁开,而这次比第一次还要痛……沙瑞金瘫坐回椅子上,将脸埋在双手中,压抑的抽泣着……

……

刚从梦中醒来的那一刻,梦境历历在目清晰可见,然而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梦中场景就会一点点湮灭,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记住梦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从自己的记忆里消失殆尽,不留痕迹……

……

沙瑞金发现自己竟然坐在办公桌前面睡着了,最近真的是太忙碌了所以会在看了一半文件的情况下睡了过去,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沙瑞金用手抹了一把脸,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坐回椅子上继续刚才中断的工作。他拿起了那份看了一半的懒政干部学习班的文件,他记得第一届学习班的试点是在京州,他还记得跟当年的大秘小白坐在篮球场上拿着手机一起看了那次讲话的直播。讲话的人是谁来着?沙瑞金忽略了脑中的这个念头,在文件上做了几处批示,合上文件摆在一旁,拿起一份新的文件继续批阅……

沙瑞金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下一次再记起来会是什么时候……

-完-


-----------------------

这次看图说话的失忆梗是前几个星期群里有一天突然互相捅刀之后而衍生出来的,简单的说就是老沙出了事故,出院之后失去了跟老李相关的记忆,有一天突然就想起来了,但也想起来老李已经去世多年的事情,再次经历失去之后又忘记了,并且未来还会经历再次想起再次忘记的循环,这就是他颅脑损伤的后遗症……

又到了嗑药使我快乐的季节了(T_T)

早上好🌞

今天跟一位来自别家机构的人开会,人家进来就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我内心:你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今天吃些清淡的……

几个月前预售的时候买了老爷子的现场限量专辑,然后就完全把这件事给忘了,收到的时候特别惊喜😘

报社😜